从《刑法修正案十一》“洗钱罪”修订,谈跨境金融的监管趋势

浏览: 作者: 来源: 时间:2021-01-14 分类:专业研究
针对近年来p2p套路贷外汇对敲境外人民币******等严重危害金融秩序和人民财产安全的现象,司法部门加大追赃和处罚力度也是大势所趋,但是这同时给及金融科技企业,尤其是跨国资金流动业务提出了更严格的合规要求

【建议阅读时间:5分钟】


2020年12月26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刑法修正案(十一)》,这意味着我国《刑法》继2017年第十次修订后再次发生重大调整。本次刑法修正案对金融证券、商业腐败、食品药品、侵犯知识产权等六个方面犯罪条文进行了修改。其中,“洗钱罪”构成要件要素重大调整,显著加大了处罚力度和宽度,同时为司法部门有效预防上游违法犯罪、境外追逃追赃提供充足的法律保障。

 

针对近年来p2p、套路贷、外汇对敲、境外人民币******等严重危害金融秩序和人民财产安全的现象,司法部门加大追赃和处罚力度也是大势所趋,但是这同时给及金融科技企业,尤其是跨国资金流动业务提出了更严格的合规要求。下面让我具体了解一下新“洗钱罪”修订之处:

 

“洗钱罪”新旧条文对比


一、“自洗钱”行为正式定义为犯罪


图片


新条文解析


191条最显著的修改就是“自洗钱”行为将正式纳入洗钱罪范畴,新修正案相比原条文删除了“明知”、“协助”的表述。通俗的说,企业在犯洗钱罪上游犯罪后的赃款处置行为可能再被以洗钱罪定罪,并和上游犯罪数罪并罚处理。而第三方的协助行为不受影响,仍依照之前原则定罪。

 

自洗钱入罪意味司法机关在侦办上游犯罪时,还可以单独针对嫌疑人的自行洗钱行为立案调查,将增大司法机关的调查、追赃力度,直接威慑所有洗钱行为参与方。这便于司法机关的跨境犯罪、金融犯罪的追赃工作。跨境金融服务企业尽管不是惩处“自洗钱”的打击对象,但随着追赃力度加大,也要更加审慎对待更加严格的刑事合规风险。而涉嫌从事跨境金融诈骗、跨境网络******的金融科技企业,具备自行转移所得收益即“自洗钱”的能力,可能面临较之前更严重罪行指控。

 

二、洗钱罪罚金上限取消


新修正案取消了罚金比例计算上限和下限,不再以“洗钱数额百分之五以上百分之二十以下”为限;新修正案正式实施后,司法实务将以何种程度判处罚金还有待观察。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本着修改初衷金融犯罪相关的条文愈加严格,未来洗钱行为的罚金处罚力度只会更大。

 

三、企业负责人罚金刑的增加


除了原本的有期徒刑和拘役外,本次修正案还增加了企业负责人罚金刑。企业专门从事相关业务的主管和工作人员,要面临修正案之前更加严厉的处罚制度。

 

四、“跨境转移资产”、“支付结算”等被列明为洗钱行为


新修正案细化了洗钱的行为方式,“协助将资金汇往境外”被改为了“跨境转移资产”,地下钱庄等的“支付”结算行为也规定为洗钱方式之一。从字面上解释,跨境转移资产增加了资金入境的行为方式,意味着资金汇入境内也将被明确归为洗钱罪行为模式之一。对于众多出海的金融科技企业而言,境外灰色资金入境又增加了一份刑事合规风险。

 

纵观新修正案,洗钱罪打击处罚的深度和广度均有扩大。就打击范围而言,新修正案细化了支付结算、跨境业务、“自洗钱”等犯罪行为方式;就打击深度而言,洗钱罪罚金刑上限取消,负责人则面临有期徒刑和罚金刑并处可能性。新修正案的具体条文在实践中如何操作还有待观察,尤其是争议较大的“自洗钱”的入罪标准。《刑法修正案十一》将在3月1日生效,期间留时间给最高检和最高院做出解释,建议有关企业持续关注相关动向。


2.webp_20210207_135631101

 

合规建议


金融科技企业依托现代科技设立资金支付结算平台,大大提高了交易便捷性,但同时也容易被犯罪分子利用为洗钱工具。随着新一波监管浪潮到来,我们建议金融科技企业重新审视业务中的合规风险。


一、事前的客户全面背景调查


业务开展前,应对包括在相关监管部门和银行的违规记录记录、异常监测指标等,对客户经营状况、股东或实际控制人、主要关联企业、上下游交易对手、信用记录、交易意图及逻辑、涉外经营行为和外汇收支行为等全面调查。

 

二、事中的贯穿业务全流程审核


尽职审查应贯穿业务全流程。金融服务企业应形成对交易真实性与合规性风险的整体判断,层层递进开展尽职审查;其中包括全面分析客户提供的证明材料之间是否能相互印证、逻辑合理、共同证明业务背景的真实性。

 

三、事后的持续监控、信息资料留存及报告


在业务存续期间,应对客户和业务准入后的后续行为及资金流向进行持续监测,确保资金的流向及用途符合监管要求。若发现重大异常情况,应暂停为其办理后续业务。区别有、无风险特征,根据客户风险和业务风险等级采取不同程度的尽职审查措施。对于有风险提示特征的客户,根据实际情况选择强化审查力度。

 

结语


国家对于金融秩序的监管力度一直未曾松懈。2020年11月6日央行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20)》明确提出,下一步金融管理部门将加快完善金融科技监管框架,“及时******针对性的监管规则,确保金融科技业务在业务合规、技术安全、风险防控等方面有章可循,解决因规则滞后带来的监管空白和监管套利等问题。”

 

可以预见在《刑法修正案十一》正式施行后,刑事监管政策将越发严格,相关业务的刑事风险也将大幅提升,讲给企业刑事合规和司法实务将产生深远影响。在此背景下,如何面对下一波监管浪潮,在积极创新的同时避免触碰法律红线,切实识别和防范法律风险尤其是刑事风险,将成为金融科技行业的重要课题。



图片



图片

3.webp_20210207_135708365

小今


图片

Elisa Chen


首页上一页 1/35 下一页尾页
共35页到第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