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人厚黑学如何“走出去”到印度,中企印度项目反贿赂、反贪腐治理

浏览: 作者:郭伯川 来源: 时间:2019-12-25 分类:专业研究

一、当中国厚黑哲学来到印度“如鱼得水”?


反腐败全球民间社会组织“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近来发布的调查显示,在接受的调查的16个亚太国家中,印度的贿赂率最高。在印度,10个获取入公共服务的人中,就有接近7个行贿过。相比之下,日本的贿赂率最低:0.2%的受访者行贿过。印度官方一项对“黑钱”的调查结果显示,印度城市地区每户居民每年平均花大约4400卢比(合人民币429元)向警察、官员和政客行贿,农村地区每户人家每年“行贿成本”约为2900卢比(合人民币283元)。


《印度时报》根据对安得拉邦、比哈尔邦、古吉拉特邦、卡纳塔克邦、北方邦和西孟加拉邦等15个邦私人承包商的抽样调查,报告指出,项目成本的9%用于行贿;接受调查的承包商中大约80%承认,他们是靠花钱买到承包项目的机会。制造业也一样。报告说,接受调查的制造商中91%承认曾经行贿。


中国企业在印度经营也越来越多受到贿赂与腐败的困扰。前中国驻印度官员披露:在与中资机构驻印度代表的来往中,他们向我谈得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希望总领馆尽可能改善中资机构在孟买地区的经营环境。景德镇一家陶瓷公司在孟买办瓷器展销会,孟买海关的一位官员开一辆小车,另租一辆的士,跑到展销会上,看到喜欢的瓷器就往车上搬,装满整整两车,分文不付,扬长而去。陶瓷公司人员除了向我诉苦,毫无办法。



二、印度大力反贪中资企业不当“替罪羊”


当然,正如所有近代化发展的阵痛一般,印度政府也深知其害,但若要国家机器运行下去,只能饮鸩止渴。无奈之举就是一边做着权钱交易,一边立下了反腐败的牌坊。具体而言,印度的反腐招数主要有六种。


招数之一:印度某些廉政举措已机制化,不因领导人的改变而改变。所有公务员对法律负责,不能参加任何政党。政务类高官(副部长以上)必须经选举而产生,县级公务员到省级机关工作必须通过省级公务员资格考试,省级公务员只有通过国家级公务员考试才能到中央机关工作。


招数之二:发挥媒体在反腐败斗争中的重要作用。2003年12月,某外国矿业公司在一家五星级旅馆向印度矿业部长大肆行贿,希望通过该部长帮忙获得在印度某个矿场的开采权。不料整个贿赂过程都被秘密地录了像,并被报纸和电视台公布于众。铁证如山,而且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该部长不得不辞职。


招数之三:设立垂直性的反贪机构,中央统一指挥,不受地方节制。中央调查署在全国多个城市设立了调查局,独立行使反贪职能。2002年2月至3月间,中央调查署在全国多个城市同时开始搜查,银行、税务、公共工程建设等部门的112名官员落网。


招数之四:鼓励和保护举报。印反贪机构——中央警戒委员会设立了举报网站,把1990年以来在法庭公开立案、受到贪污指控的高官名字全部搬上因特网的官方主页上。为防止诽谤,该委员会要求所有举报信都须注明被投诉官员的全名、职位和违纪情况,投诉者还要留下自己的签名、电子邮件或地址,不允许匿名举报,委员会根据举报展开调查。


招数之五:立法打击腐败。2003年8月13日,印度议会开始审议旨在遏制打击高层腐败的《洛克帕尔法案》,此前该法案已获得印度内阁通过。2014年底,莫迪提出修改草案,其中规定建立政府人员诚信名单,凡是上了名单的公务员就不受调查机构的“骚扰”,以便让他们安心而中立地工作。对于腐败案,主要惩罚受贿者,行贿被视为是犯罪行为,但在强迫或要求下进行的行贿,可以依法受到保护。


招数之六:集中整治要害部门的腐败。印度全国范围的肃贪行动主要集中在税务、海关、市政、医疗和护照发放等容易产生腐败的部门。


三、印当局打击厚黑的刑事手段


行贿相关的刑事责任。1988年《防止腐败法》(Prevention of Corruption Act, 1988)第8条,个人直接或通过第三方给予或承诺给予公务员不当利益的属于行贿,第10条规定,商业组织的董事、经理和其他管理人员,如同意或默许第三方行贿的,最高可判处7年监禁。考虑到大量的中国企业到印度投资或者进行工程项目,免不了要和印度政府进行接触,而实践中我们经常注意到行政审批环节是最容易滋生腐败的现象,尤其是在中国企业追求速度这一核心诉求的驱使下,小到注册公司,大到获取金融业务牌照或者项目中标机会,使得这一领域成为收受贿赂行为的多发区。


此外,很多人认为行贿行为发生在印度,如果中国高管通过远程遥控的方式就可以规避吗?殊不知,中国最新《刑法》中已经明确了中国跨国公司“对外国公职人员、国际公共组织官员行贿罪”的罪名,因此在印度向主管行政审批的官员进行行贿的,即使避过了印度的法律,可能躲不过中国的《刑法》。


从全球化的角度去看,美国及欧盟也分别扩大了对跨境商业贿赂、腐败等行为的监管和司法管辖。根据,《海外反腐败法》(Foreign Corruption Practices Act, FCPA),美国可通过长臂管辖原则,对美国境外的非居民企业及个人进行刑事调查(即大家熟悉的华为孟晚舟事件),且可要求其盟国提供司法协助。通俗一点讲,各位中国大佬如深陷腐败事宜,就只能采取“家里蹲”甚至“村里蹲”的策略,再无天日。


四、“出淤泥而不染”建议与应对


刚刚过去的2018年是我国企业合规的重要年份。GB/T35770-2017《合规管理体系指南》国家标准、《中央企业合规管理指引(试行)》和《企业境外经营合规管理指引》相继颁布。企业反腐败合规体系的建立和健全开始成为国家层面关注的话题。那么,应当如何评价一家企业的反腐败合规体系是否健全?或者说,一家企业应当如何建立符合规范要求的反腐败合规体系呢?在此,特意为中资企业总结了海外反腐合规建设的9要素:


要素(1)企业高层的反腐承诺与企业文化。

要素(2)行为守则和各项合规政策。

要素(3)合规体系基于风险评估结果而建立,二者应相称。

要素(4)合规负责人要有自治权与资源。

要素(5)对员工进行合规培训并给予持续指导。

要素(6)奖惩激励机制到位,一视同仁。

要素(7)将商业伙伴等第三方纳入合规体系。

要素(8)秘密举报与内部调查。

要素(9)定期测试与审查,以确保体系的有效性。


其实,更重要的是境外投资及经营中如何建立包含上述要素的合规体系,在此建议大家和专业的合规机构协作通过以下步骤设立自己的合规体系:




作者简介



本文系盈科今斗云原创,非经许可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使用。违者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首页上一页 1/35 下一页尾页
共35页到第 确定